爱吃红豆冰淇淋

啊啊啊啊!丹东!我想跟鲸鱼回家!!

回家了,老爸生日~
开屏是鲸鱼~
头一次喝这么多白酒啊~
困,晚安了~

学姐画的,新民同款小蜘蛛!

蜜蜂和花

今天真的是应该原地升天的日子啊~

晚安

【顺懂】是聘礼

偷偷地打枪:

@爱吃红豆冰淇淋 这个小甜饼,很清水,但是很甜也很好玩,可以先看看入下门


五月梅花:








1

李懂今天也帮顾顺带了早饭。

食堂二号窗口的少女探头看了眼,哦,还是一杯豆浆,两个包子。

包子是五号窗口特供,其中属梅菜扣肉味的最受欢迎。

排队等梅菜扣肉的包子出锅是一件耗费时间的事情,大多数时候,大家宁可选择随便吃个牛肉包或者菜包,也好过训练迟到被罚跑圈和伏地挺身。

李懂这个人,最大的特点就是简单,说好听点,专情,说的粗俗一点,就是一根筋,不太愿意尝试新鲜的事物。

他偏爱二号窗口,说是偏爱,其实就是只尝试过。早饭是二号窗口的鸡肉粥,午饭是二号窗口的土豆牛肉饭。

近一个月的时间他雷打不动的提早半个小时去食堂吃早饭,吃完便跑到五号窗口去排梅菜扣肉包子。



2

李懂和顾顺恋爱了。

这件事情最开始是五号窗口的阿姨说的。

徐宏买包子的时候,阿姨顺嘴问了句:“最近,你们队的李懂,每天来给顾顺排队买包子,还要梅菜扣肉的,一等可就十几二十分钟啊。顾顺最近怎么了?”

这句话在徐宏耳朵里,自动转换为:这两个人有情况。

然后靠着徐宏的添油加醋,最后传到杨锐耳朵里的时候,是这样的:李懂和顾顺恋爱了。

杨锐去找顾顺谈话的时候,是一个宁静的夜晚,顾顺刚洗漱完准备躺下,杨锐就带着一袋水果敲门进来。

“顾顺啊。”杨锐让下了水果,老成的抬手拍拍对方的肩,“做男人,还是要有担当和责任的。我看得出,你是个好孩子,以后也要记住我说的话。”

末了,还加上一句:“好好待人家啊。”

大有一副老父亲关照好女婿的模样。

顾顺想问,谁是人家,好还没说出口,杨锐推了推面前的水果说:“队里经费不多,这点水果,你就拿着吃吧,记得我说的话啊,好好对人家。”

说完挥了手就往外走,生怕顾顺嫌礼物不够贵重。

顾顺看着一袋子五颜六色的水果,陷入了沉思,心想:蛟龙队的福利,还挺好。

就是队友,都太反常了。



3

说到觉得反常的,可不只顾顺一个人。

下午的时候,大家在基地训练,李懂蹲在高地,顾顺站在身后明显感觉到身前的人气息有些不稳,大概是长时间的暴晒,外加最近李懂有些感冒。

顾顺一把把他从地上捞起来,就往一旁的阴凉处带。

远处的徐宏一个回头,正巧看见被顾顺搂住腰的李懂,心里说了句脏话。

收了枪,队友们凑在一起问晚上吃什么,庄羽回头环顾四周,嘴上说:“顾顺李懂呢?”

徐宏说:“别找了,指不定去哪儿约会了。”

徐宏内心做了决定,晚上一定要和队长好好反映一下队里的纪律作风问题。

这情侣工作,妨碍全队安全性啊。

吃了晚饭,徐宏在宿舍楼下遇见了拎着水壶回宿舍的李懂,楼下水房在维修,大家最近都去隔壁楼打水。

徐宏慧眼如炬。

两壶水,一壶顾顺的吧。

他拉着李懂笑了笑:“懂啊,打水呢。”

“是啊,副队。”

“两壶水,喝的挺多啊。”

“哦,一壶是顾顺的。”

徐宏眯着眼说:“这个人问题啊,尽量不要带到工作上来,有些事情,该克服就克服,该克制就克制。”

李懂心想,徐副队估计是说白天因为身体不佳提早回去的事,他赶忙点头说:“我知道了,副队,我以后不会了,一定克服,一切以军人的职责为重。”

徐宏觉得这小孩还是挺懂事的,就拍拍对方打算放他走。

李懂没走两步,后面又响起徐宏的声音:“以后这种脏活累活,就让他去吧。”

怎么能累了我们蛟龙的小可爱呢。

上楼的时候,遇到了出房门串门的庄羽,对方先是一顿恭喜,还说这好事怎么不告诉哥们儿,说完窜进了陆琛的房间。

李懂一脸困惑的往顾顺房间走,刚要敲门,杨锐从门里出来。

两个人大眼对小眼的站在那里,最后还是杨锐先说的话:“别太晚睡啊,明早还要集训。”

说完,头也不回的往外走。



4

李懂进屋放了水壶,和顾顺说:“我还欠你两次早饭,一次打水,就还清了啊。”

顾顺提了水壶给自己倒了杯水说:“那可不一定,明天远距离狙击,你要是依旧打不中,你就又要欠我三次早饭,三次打水了。”

李懂不是狙击能力不够,顾顺说他负担太重,年纪轻轻,上了战场,压力要比训练的时候大多的。如果训练的时候,气息都不稳,还容易被环境和心情干扰,以后真枪实弹起来,就太可怕了。

顾顺相信李懂,所以按着自己的方式开导和指引他。

奖罚是第一原动力。

李懂脱靶两次,还有一次因为颤抖导致顾顺脱靶,早饭和打水都是惩罚。

顾顺说,我是在激励你,李懂看着面前几乎百发百中的远距离狙击手,觉得,无法反驳。

眼前这个人,愿意放弃自己个人时间陪他练习,李懂心存感激,时间长了,觉得顾顺这个人,也不是那么的让人讨厌。

其实,挺帅的。

如果不每天吧唧口香糖的话。



5

最后一次早饭买完,李懂已经可以沉稳的做一名出色的观察员,顺带狙击技能。

他拍了包子和豆浆的照片,发了朋友圈,说:最后一次了,以后自己买。

一个多月的付出和收获,总要留下些纪念,他又删掉修改了一下,加了一张子弹的照片,寓意自己射击水平的提高。

徐宏首先在下面点了赞,说:好孩子,果然听话。

紧接着,杨锐回复说:家里面的事,就不要发朋友圈了。

佟莉说:说的好,顺哥再让你给他买早饭,你就打爆他的头。

石头说:别花式秀。

陆琛问他:你的良心在哪里。

紧接着庄羽说:我们这种单身狗真是没有活路。

李懂回复大家一个问号。

顾顺留言说:谢谢大家。

李懂就又回复顾顺一个问号。

睡觉前,李懂发现,罗星也回复了一个问号。



6

周末清早,大家在食堂吃早饭,李懂朝着5号窗口走去,还没走到被徐宏拉住,一路带到座位上。

一群人七嘴八舌。

徐宏问他:“你不是说好不给顾顺带饭了吗?”

李懂说:“我没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佟莉接了话茬:“顾顺还是不是男人,换做我,早就翻脸了,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人。”

“啊?心疼谁?”

“你啊。”杨锐说,“情侣之间相互体谅是应该的,但你也不能无条件付出啊。”

“情侣?”

“就是,”石头剥了个鸡蛋,放到佟莉碗里,“你看我,宠莉莉都来不及呢,哪敢喊她给我说这做那的。”

李懂觉得大家都在说普通话,但实在是让人费解,但在不走的话,梅菜扣肉的包子就卖完了,又要重新等一笼。

前天晚上被顾顺说教一般,终于意识到,人不能一根筋,还是要多做一些新鲜的尝试,才能开阔眼界。

李懂决定从变换早饭开始,至少5号窗口的包子,闻得挺香。

他站起来就要走,被徐宏拉住:“你这个怎么就为爱迷了眼。”

“不是,我就自己想吃个包子。”李懂说。

2号窗口年轻可爱的姑娘觉得自己受到了背叛,粥勺摔得叮当响。



7

下午休息半天,队里想组织个活动,杨锐发起,无人响应。

顾顺给李懂发信息,问说要不要吃水果。

杨锐老父亲般的水果拿的太多,顾顺一个人吃不完。

等李懂到的时候,芒果已经切成了丁,火龙果被挖成一个个球,橙子一瓣瓣排放整齐。

“你哪来这么多水果?”李懂问。

“杨队给我的。”

“为什么我没有?”

“大概因为你是蛟龙队的。”

“你不也是?”

顾顺递过去一瓣橙子说:“我这不是外来的嘛。”

紧接着他又说:“我觉得,这可能是嫁妆。”

李懂困惑的问:“谁的嫁妆。”

“你的啊。”

橙子被突如其来的挤压,淄了李懂一脸,他结合着近几天大家的反常,捋顺了思路就突然脸红起来。

顾顺抽了纸巾就去擦李懂的脸颊,被对方恼羞成怒地夺下,说:“你说谁嫁妆!”



8

好好好,聘礼。

是聘礼总行了吧。



9

顾顺发了张照片到朋友圈,是一堆水果皮,配了一句话:聘礼很甜,谢谢组织。

大家纷纷点赞。

罗星在下面回复了一个问号。





----end----